收藏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月评票 | 返回书页
首页 -> 重生之绝世大小姐 -> 书目 -> (16)酒楼轶事!(7)

上一页 | 下一页『 提示: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[←][→]翻页 』
(16)酒楼轶事!(7)

    不过欧阳夏莎如此想归如此想,那也只是他如此这般,此时此刻的想法罢了,事实上,他怎么想的,根本就无关痛痒,对那两个当事人,更是不会产生任何的影响。至于原因,其实有很简单,谁让人家是‘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’呢?于是,也就有了上述那般,某人继续耐着性子解释的画面。而如她这般的,闭嘴不谈,只是心中有所想法,那也就算了,要是真的开口了的话,那可就成了多管闲事了!好在欧阳夏莎这人本就没有多管闲事的爱好,而且打断对方,对她也没有任何的好处,甚至还会影响到她打探消息的进度,再加上他们周遭的那些,听他们之前的谈话,应该算是朋友的存在都没有任何的意见,甚至还抱着某种本就该如此,司空见惯的态度,欧阳夏莎也就更加不会没事找事的给自己找麻烦了。当然了,欧阳夏莎如此这般,并不是真的害怕了,而是真的讨厌麻烦,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童家家主还真是个人才,在得到‘灵台驻’的第一时间,旁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便连夜奔赴皇城,找到了那位的门前,之后便是他抱上大腿的消息公开。”回答之人显然对于这童家家主当时那果断干脆的临时决定颇为推崇,否则的话,如何会之前还与提问之人一副同仇敌忾的姿态,这会儿却一副无比崇拜的小迷弟模样呢?不过想想也是,按照他们之前所提到的,童家不过是一个连在外围都排不上号的小家族的家主,如这般家族的家主,不是歧视他们,而是他们因为资源受限的问题,所以,眼见一般都高不到哪里去,说是‘鼠目寸光’虽然有些贬低人了,但却也差不多了,而被冠上这么一个名号的存在,能做出那般大气的决定,可不就值得让人崇拜嘛!虽然这童家家主之所以会做出如此决定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护不住那宝贝,是被逼无奈,不得不破釜沉舟的决定,可面对一样的情况,决定偷藏,或者抱着碰碰运气的家主,也不占少数,就算是有些会做出一样决定的,都是在犹豫许久之后,才会赶鸭子上架,不得不去这么做,或者是到了能保住消息的最后期限,不得不去这么做的,像这童家家主这么快的,不说没有,但真没有几个,那却是不容置辩的事实。所以,这人对其会有崇拜之心,这并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而从这回答之中,欧阳夏莎也算是听出来了,这回答之人是真的对那个提问之人没有任何的不耐烦的情绪,甚至还隐隐的带着某种纵容和姑息,以及那种没有变质的,无比纯粹,也无比简单的宠溺之情。由此可见,欧阳夏莎之前的判断并没有错,看这样子,这两人就算不是亲兄弟,也定然将彼此当做是了亲兄弟了。否则,一个人怎么如此毫无底线的宠溺,纵容一个旁人?另一个又如何会那般肆无忌惮,一点都不担心要求多了会被人厌烦的问题?不过是一个习惯了被人依靠,另一个则习惯了依靠罢了。所以,你当着人家兄长的面,说人家弟弟脑子有问题,这样真的好吗?

    哪怕欧阳夏莎她这样子说,并不是真的对其有什么恶意,或是针对于他们,说白了,她这纯属没有忍住,嘴巴一下漏风了,如此而已,可那也不能例外。

    当然了,欧阳夏莎也不是没有猜测他们的关系是否是上升到了另一个阶段,虽然纯属好奇,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,但想过就是想过,有所猜测就是有所猜测,这一点欧阳夏莎并不否认,也不是没有那个承认的勇气,但最后的结果却证明,她真的是想多了,因为他们之间的情感流露实在是太纯正了,所的暧昧什么的,那是一点都没有。也是因为这种纯正,让欧阳夏莎顿时心中有了那么一丢丢的愧疚,一种好似她那般猜测他们,对他们就是一种亵渎的愧疚。

    不过那种愧疚,也只是产生了那么一丢丢,一瞬间而已,毕竟,如今的欧阳夏莎,那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,也只是因为这两人的感情太过纯正,再加上那种绝对的维护,让她想起了自己的那两个哥哥,以及自己家的那两个哥哥对自己的确好,饿好着好着就变了质的现实。要知道,她们当时还是亲兄妹呢?亲兄妹都尚且如此,更何况是他们这种,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的兄弟?换句话说,就是有了她家兄长的前例,这才让她对所有的,那种毫无所求,只是单纯的想对人好,且还是那种好的让人嫉妒的好,都产生了怀疑之心,也就是所的‘拿自己的标杆来衡量别人’,这才产生了那么一丝丝,一丢丢的愧疚,不然,上述条件哪怕只却一个,欧阳夏莎就不会有任何的反应,反正,损害不到她什么利益不是吗?再说了,要是她真的有那么多的同情心,愧疚心的话,或者更确切一点说,她要是容易心软的话,搁她这个位置,搁她身上的秘密和背景,只怕她早就死的渣都不剩了,甚至还会因此连累到自己所在意的那些人,如此这般,也就由不得欧阳夏莎变得心硬心狠起来。好吧,扯远了点,不过话说回来,要是欧阳夏莎真的一时犯蠢,说出那句话的话,不管之后自己道歉与否,自己有心与否,也不会对事情的结果有所改变的。想必到时候,就算对方隐忍不发,那也是因为敏感的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危险,而非是原谅,或是不在意,不生气了,而这样的结果,显然不是她愿意看见的,毕竟,对方一生气,肯定就不会继续这一问一答的模式了,不继续了,他的消息便会被强行中断,之后,还得去找新的人去查探,浪费时间不说,因为她不可能一下子跑去找一群人去对峙,那么即便是她可以读取记忆,可那些记忆之中一些猜测的消息,其真实度就需要考证了,所以,即便只是为了得到被这里所有人都默认,且相对比较准确的信息,欧阳夏莎都不可能去招人麻烦,更何况,正如之前所说,欧阳夏莎并不喜欢麻烦,且又不是多管闲事之人。如此一来,欧阳夏莎会有保持沉默,在想了很多很多的前提下,仍旧保持沉默的决定,那也不算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他一个不入流的小家族的家主,能那么快到达皇城?难道这中间就没有人为难他吗?”与回答之人如出一辙的崇敬之情会挂上询问之人的脸孔,那是一定的,正所‘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’‘人以类聚,物以群分’,他们能聊到一起,且还相处的如此融洽,成为那种真正的,一条心的好兄弟,可见其审美,道德底线什么的,就算不是完全一样,也铁定有个七八成的相似,所以,这询问之人会产生这种情绪,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不过在那种崇敬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之后,这询问之人那犹如本能一般的好奇心便发作了,然后就开始思考起了,或者说是好奇起了其他的事物来。‘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’,这本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,所以,这询问之人会突然觉得有人会为难童家家主,会想方设法的阻拦于他,目的则是为了从他这里获取好处,那简直不要太正常。那么问题就来了,这童家家主到底是如何摆脱掉那些人,成功快速的与上面那位汇合的?可不要小看了这个问题,毕竟,这童家没有那个本事,那是不争的事实,可最终的结果却是真真正正,众人皆知的‘成功与快速’,如此会让人怀疑,好奇,也就在所难免了。至于被询问之人询问的对方,也就是回答之人能否回答的出?那简直不言而喻,反正,询问之人坚信回答之人能回答,对其抱有百分之百,哦不对,是百分之一万的信心,那是不争的事实,而其没有丝毫怀疑,一脸的渴望神色,便是对此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才说这童家家主有魄力啊!他居然破釜沉舟的拿出了所有家产,收买了柳家一个长老的亲戚,让那人帮着他进了皇城。”好吧,事实证明,回答之人并没有辜负询问之人的信任,对于这个问题,他还真就可以回答的出来,且还知道的无比详细,至于原因,也很简单,谁让他当天刚完成一个任务,从那家童家家主所求之人的家门口经过,看到了童家家主进入那家大门的整个过程呢?虽然他当时因为距离远的关系,对于他们的对话听的不是很清楚,可那断断续续的词汇结合后来童家一路毫无阻拦的与上面那位接头,以及童家突然崛起的事实,对于他们当时的谈话内容,不说猜的完全正确,但十之八九,那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更多精彩小说,欢迎访问 http://ymlook.com

(16)酒楼轶事!(7)-玄幻魔法章节出错
本作品《重生之绝世大小姐》为私人收藏性质,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霄子懿 所有!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。